您所在的位置:塔什干棉农又叫什么>> 藝術資本>> 藝術資本報道>> 正文

無錫博物院錢松喦特展從“師古人”到“描繪江南”

塔什干棉农又叫什么  2019-10-30 11:14:22 閱讀:

塔什干棉农又叫什么 www.fjaqu.com.cn

  

  澎湃新聞

  江南書畫文脈千年傳承,錢松喦是當代中國美術、中國山水畫的代表人物、新金陵畫派的代表人物,其代表作品是江南文化符號中經典之一。正值錢松喦先生誕辰120周年之際,展覽“江南一喦——紀念錢松喦誕辰120周年特展”于10月27日在無錫博物院開幕,展現錢松喦從師古人到書寫江南生活、描繪新中國建設的藝術道路。澎湃新聞了解到,此次展覽共遴選出100余件作品和相關展品。

  錢松喦

  錢松喦(1899-1985),江蘇宜興人,先后在蘇州、無錫等地的中小學及無錫師范學校、無錫美術專科學校任教。1929年,《壽者相》《山水》參加在上海舉行的第一次全國美術展覽。1950年,當選無錫市第一屆文聯主席。1957年,由無錫師范學校調往江蘇省國畫院(籌備處)。1960年,任江蘇省國畫院副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江蘇分會副主席。此后歷任江蘇省國畫院院長、名譽院長,江蘇省美術家協會主席等。

  和同時代的許多出生于晚清、成長于民國的老畫師一樣,錢松嵒并沒有進過藝術院校學習,盡管當時的新學已經興起。從1907年(8歲)開始,他即隨父親錢紹起在江蘇宜興的楊巷鎮的私塾就讀,并對書法、繪畫逐漸產生了興趣,繼而又臨摹《芥子園畫傳》,并留心民間畫師和民間藝術作品,經常徜徉在裱畫店中。

  無錫市人民政府授予錢松喦的獎狀

  錫山永峙

  江南繪畫傳統底蘊深厚華滋,民國時期梁溪畫壇石濤、石溪之風興盛,錢松喦至無錫求學后深受熏陶,亦開始師法古人、追摹古意,刻苦研習“二石”。后參加“錫山書畫社”與無錫美術專科學校任教,結識吳觀岱、胡汀鷺、陳舊村等眾多梁溪畫壇名家,得到廣泛關注與提攜。

  錢松嵒受教于書畫家胡汀鷺,主要研習沈周、唐寅、石濤、石溪等人的畫法,而胡汀鷺幼從錫邑畫家朱遜甫學畫花卉翎毛,在其師早亡后遂自學。初作花鳥,從張子祥、任伯年起步。錢松嵒隨胡汀鷺學習的同時,還學習透視、色彩、解剖、光影等西畫技法,反映了這一時期開始的西畫教育的波及和影響。正是得益于家鄉無錫濃厚書畫文化氛圍的孕育,為錢松喦提供了豐富的創作素材與深厚的藝術滋養,“錫山永峙我家鄉”的桑梓情懷也永銘于錢氏之心。

  清 石溪,《谷口白云》

  石溪(1612-1673),法名髡殘,字介丘,又號白禿、電住道人、壤殘道者,晚署石道人,俗姓劉?!扒宄跛納敝?,湖南武陵人。石溪用筆繁密,縱橫交錯,沉酣蒼勁,長于干筆皴擦。錢松喦曾自言“余少時愛摹石溪上人畫”,其拙厚的顫筆正是得益于此,乃至畢生創作都蘊含石溪筆緒。此作品全幅章法穩妥,畫風成熟,遠山以干筆渴墨皴擦,筆法蒼勁荒率,近景繪草木蓊郁、煙云氤氳,生動地傳達出山川空靈茂密、渾厚華滋的情調。

  清 石濤,《看杏詩意》

  石濤(1642-1705),朱明宗室,法名原濟,號大滌子、清湘老人、苦瓜和尚等,“清初四僧”之一。錢松喦深受石濤影響,早年臨摹其作品“輒為汗流浹背”,并將石濤“筆墨當隨時代”的畫學思想貫穿終身。石濤善用“截取法”以特寫之景展深邃之境,錢松喦常取法于此,所作山水構圖式雖有別,而取勢用意則同。這張看杏詩意圖畫面破除了傳統山水畫“三疊兩段”的章法套路,遠山近石構成一個整體,似乎僅僅為山林間截取的一個特寫鏡頭,但卻深遠自現。通作用筆粗放恣肆,山石的皴法粗細兼施,點苔濃重,極具奔放之勢。

  明 王紱,《枯木竹石》

  王紱(1362-1416),字孟端,號友石,又號九龍山人、青城山人,元末明初無錫著名文人書畫家。以墨竹名天下,得文同、吳鎮遺法,為明朝第一。此作繪幾竹修竹從大石之后探出,竹枝遠觀幾乎不分節,竹葉以濃墨繪成,水墨圓渾處有吳鎮的蒼潤沉郁之氣,而老筆、枯筆頻用,又更增竹枝老而彌堅的蓬勃生氣。通作意境高逸清標,盡顯江南文人畫之韻。

  故園勝昔

  隨著新中國的成立,無錫大地萬象肇新,江南經世致用的文化品格深深影響著錢松喦,其開始嘗試用創新性的筆墨來深入家鄉生活,開啟了從舊式文人向為家鄉建設服務、為人民服務的道路轉變。江南農家生活與市政工程等富有濃郁地域標志性的題材開始大量出現在錢松喦的作品中,這些恢弘的建設大軍與山川景色真實地反映了無錫建國初期欣欣向榮新局面、新氣象、新風貌的時代精神。

  錢松喦,《開鑿映山湖》

  開鑿映山湖工程是無錫地方大躍進時期重要的歷史事件,該作遠景選取了無錫典型的地域意象——錫山龍光塔,中景與近景則是熱火朝天的勞動場景。全作借助三遠法補充自然取景時的空間局限,使畫面有明顯的縱深空間感,又與傳統山水畫的平面感若即若離。

  錢松喦,《運河工程》

  開鑿大運河亦是無錫近現代重大的市政工程建設,此作畫面遠景為錫惠二山,中部繪有綿延不絕的運河大堤和密集的人群、推車,隨處飄動的紅旗貫穿整幅畫面的各個角落。通過對這一系列人物、紅旗、桅桿等元素的平面鋪陳,打破了傳統繪畫構圖的寧靜感,將“人定勝天”、愚公移山的開國氣象表現無余。

  錢松喦,《水果豐收》, 紙本設色,20世紀50年代

  新中國成立之初,錢松喦創作了一批表現太湖風光的山水及人物畫作品,該水果豐收圖以全景式構圖描繪太湖之濱豐收圖景,遠處太湖煙波浩渺、千帆競發,黿頭渚燈塔樓閣林立;近處桃樹果實累累、碩果繁密,青年勞動者們忙于勞作,臉上洋溢著歡快的喜悅。全作既具傳統筆墨功底,又有質樸生活感情,彰顯了當時勞動者發自內心的生產熱情和奮發向上的精神風貌。

  舟出太湖

  古往今來,歷代無錫畫家不偏安一隅,心懷天下的家國使命與博采眾長的廣闊胸襟始終是他們的不懈追求,而舟出太湖“兩萬三千里”的壯游為錢氏實現崇高理想提供了完美契機。錢松喦歷經此次壯游,飽覽祖國的大好河山和社會主義建設,真切感受到理念技法上的“百花齊放”與“推陳出新”互為因果,做到創作題材內容新、表現方法新、構成風格新,實現了個人藝術風貌、江南文脈精神與家國擔當的使命追求相統一。

  錢松喦,《延安頌》

  題識:“延安頌疇昔游延安,仰瞻革命紀念文物,緬懷當年艱苦樸素,發奮圖強英雄斗爭事例,不禁肅然起敬。低回久之,此情此境至今猶懸眉睫。爰為制圖聊示歌頌并留永念。一九六二年錢松嵒”

  錢松喦,《韶山春曉》

  韶山春曉是錢松喦以革命圣地韶山為題材創作的一件經典作品,圖中青山遠岫,山花爛漫,毛主席故居籠罩在一片絢爛的景色之中。整件作品感情內蘊,含蓄典雅而不外露,意境深沉而廣闊,工整絢麗的特色充分體現了錢松喦這一時期山水畫的特點。

  錢松喦,《愛晚亭》

  愛晚亭為錢松喦經典之作,畫中楓葉流丹,山林盡染,層層疊疊直凌碧霄的楓林燦若云霞。整體畫面虛虛實實,主體愛晚亭林中還現,使畫面飄逸靈空、明潔疏朗。愛晚亭與楓林竦竦欲動、凌空欲飛之感,不禁讓人想起唐代大詩人杜牧“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的經典詩句。

  夢里家山

  作為生長于太湖水岸的畫家,江南靈動的湖山意象孕育了錢松喦真摯的家鄉情懷。年至耋耄,錢老將自己畢生對故鄉的情感傾入作品之中,無論是追憶童年家鄉的緣物寄情,還是重拾幼時樂趣的指畫藝術,都是其晚年思念家鄉樸素情感的返璞歸真,充滿了水鄉氣息與精巧至真的藝術審美,并將之融匯于江南這片土地獨有的文脈傳承之中。

  錢松喦,《陶都春曉》,紙本設色, 20世紀80年代

  此作真實再現了宜興家鄉制陶工業的場面,畫作采用近實遠虛的手法,遠景筆墨含蓄,樹木疏散概括,隱現的幾頂屋脊于浩茫煙云之間;近景筆墨豐富,勾畫細密嚴謹,描繪碼頭船只裝載、運輸陶缸的繁忙勞作場景。

  錢松喦,《靜對瓜棚上人(指畫)》,紙本設色,1980年

  題識:“靜對瓜棚拜上人。庚申逭暑香山寫得小圃苦瓜。錢松嵒指頭畫”

  錢松喦在幼年時期就開始學仿指畫,后直至年逾八旬,重拾兒時對指畫的嘗試。此作以苦瓜入畫,以表明錢松喦向“苦瓜上人”石濤的致意,間接地也表明其重歸早年澹雅的心跡。圖中瓜葉以水墨寫意法為主,三只苦瓜用雙勾法寫出,間以藤蔓串插,畫面上水墨淋漓的瓜葉,配上青翠欲滴的苦瓜,為一幅貼近生活惹人喜愛的繪畫佳作。

  多嬌江南

  江南自古畫派紛呈,氣韻多嬌。20世紀五六十年代,傅抱石、錢松嵒、亞明、宋文治、魏紫熙等為代表的“新金陵畫派”在江南地區異軍突起,他們積極探索“畫以載道”的時代主題,將藝術追求與時代召喚緊密契合。錢松喦作為“新金陵畫派”的中堅力量,努力用創新性發展的新筆墨來表現新生活,并以他的智慧化解時代的困局,成為那個似火歲月中“筆墨當隨時代”的樣板。

  錢松喦,《今日江南分外嬌》

  題識:“今日江南分外嬌。今天的江南面貌日新,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無比優越性。我每再一次描寫時,見到工農業建設又勝于昔,自愧作品跟不上形勢的飛躍發展。一九七四年錢松喦記”

  該作采用了全景鳥瞰式構圖,以大片水田、山川湖泊為主體,營造出咫尺千里之勢的意境之美,同時又巧妙地將田地、山峰、橋梁與河湖舟帆穿插變化?;嬲逍槭迪嗉?,動靜結合,空靈明潔,平凡無趣之境經錢老匠心營造頓彰光輝燦爛,時代變遷之意蘊亦飽含其中,題款中盡顯錢松喦對新時代多嬌江南發展的激動與驕傲。

  展覽將展至2020年2月11日。

更多專題
當好延崇高速的“磨刀石”

——記中鐵六局集團北京鐵建公司延崇高速公路(北京段)工程五標項目經理劉奉良

甘當就業“排頭兵” 樂為扶貧“戰斗員”

“扶貧路上,一個貧困人員也不能落下!”衡南縣人社局就業服務中心主任劉許兵文靜儒雅,但語氣堅定。履職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