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联合会
中国商业协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本报道 >> 正文

玻斯波利斯对塔什干棉农亚冠:脱欧或利空反转 2020伦敦佳士得晚拍斩获9.68亿元

企业报道  2020-02-10 09:46:46 阅读:1269

塔什干棉农又叫什么 www.fjaqu.com.cn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刘龙

  与前一晚蘇富比相对沉闷的局面相比,2月5日晚在伦敦举槌的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和“超现实晚拍”体现了艺术市场对于短期风险和不确定因素的抵抗力。两个专场49件拍品,共拍得1.068亿英镑(折合人民币9.68亿元),成交率达83.67%。不仅主要交易数据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当晚买家对一些新热点甚至表现得比以往更加热情和大方。在全球政治、经济环境急剧变化,黑天鹅不断涌现的当下,艺术品(尤其是顶尖艺术品)成了许多资本眼中规避风险的一种好选择。

  总的来说,在2020年的揭幕战里,佳士得选择了去年的热门艺术家作为主打,来试探藏家的反应和市场风向,而这张安全牌也收获了不错的效果。比如当晚最亮眼的成交就来自近两年市场急速蹿升的雷尼·马格利特(Réné Magritte),其1962年作品《与快乐相会》经过一番激烈的拉锯战以1893.3万英镑(折合人民币1.71亿元)超估价一倍多。这幅画结合了马格利特一生中几个最具标志性的图案:礼帽、月夜、男人背影等,并在创作后不久被直接从艺术家手中买走,秘藏50余年之后第一次现身拍场。包括这件在内,当晚共有7件马格利特作品上拍,全部成交并斩获3021.5万英镑,占当晚成交额的30%。

  雷尼·马格利特《与快乐相会》油彩画布 46x55cm 1962年作

  成交价:1893.3万英镑

  第二贵的拍品是塔玛拉·德·蓝碧嘉(Tamara de Lepicka)的《马乔丽·费里肖像》,在经过持续的竞标之后,最终以1628万英镑成交,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蓝碧嘉在近一年内第二次的个人纪录刷新,上一次纪录由去年纽约苏富比(微博)秋拍中以1336.2万美元成交《粉色短袍》创造。

  塔玛拉·德·蓝碧嘉《马乔里·费里肖像》油彩画布 100x65cm 1932年作

  成交价:1628万英镑

  来自波兰的女画家蓝碧嘉,在立体主义的探索上与毕加索走出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以极富装饰性的女性肖像在近期市场上获得众多关注。此幅画面的主角玛乔丽·费里(Marjorie Ferry)是出生于巴黎的英国歌舞表演歌手,这张奢华的肖像是由她的新丈夫(一位富有的金融家)委托蓝碧嘉在1932年创作,后时装设计师Wolfgang Joop收购。

  阿尔伯托·贾克梅蒂《三个行走的人(大平台)》铜雕 深褐色铜锈 高 72 cm。

  1948年构思,共铸造6个有编号的铜雕版本 1950年铸造本作品

  成交价:1127.25万英镑

  排在第三的拍品是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三个行走的人(大平台)》,成交价为1127.25万英镑。这件构思于1948年,铸造于1950年的雕塑是贾科梅蒂最著名的多人作品之一,此次上拍的是其中的第六个版本。

  乔治·葛罗兹《危险道路》油彩画布 47.3x65.3cm 1918年7月作

  成交价:974万英镑

  此外,当晚还有许多其他令人印象深刻的成交。比如乔治·格罗兹(George Grosz)的《危险道路》于当晚拍出974万英镑的高价,比他1996年的纪录高出6倍?!段O盏缆贰反醋饔?918年,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艺术家以柏林夜景为主题创作了约20幅画作,该作是其中罕见的幸存者之一,在那个“走向毁灭的时代”里,艺术家巧妙地捕捉了一个大城市在道德和社会混乱中的奇异景象。

  相关阅读:1918年。柏林?!拔O盏缆贰鄙系男园胨劳?/p>

  路易斯·安克坦《淡香水》布面油画 92x73cm 1889年作

  成交价:133.15万英镑

  同样刷新纪录的还有法国艺术家路易斯·安克坦(Louis Anquetin),他的画作《淡香水》以133.15万英镑成交,不仅超估价两倍,还大大超过其前次纪录。安克坦活跃于18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蒙马特,他和劳特雷克一样喜欢描绘法国的红磨坊和女子,他的密友包括埃米尔·伯纳德,劳特雷克和梵高。

  萨尔瓦多·达利《无题(利家特港的帆船)》油彩画布 45.9x57.2cm 1960年作

  成交价:181.1万英镑

  随后开始的超现实主义专场中,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弗朗西斯·皮卡比亚(Francis Picabia)和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的作品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达利最近发现的稀有的自画像《无题(利家特港的帆船)》拍出了181.1万英镑;恩斯特《观景感触》以251.3万英镑超估计一倍成交。


更多专题
煤海中的“抗疫”先遣队

选择留首一线的他们,从接到集团、陕北及公司的疫情防控文件开始,便严格按照该公司党委统一安排部署,临时成立了三人组“抗疫”先遣队,在基层一线打响了防控抗...

青春在煤海闪光

2010年12月份,他在大学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011年7月,他毕业于安徽理工大学采矿工程专业。走进煤矿后,他迷上了创新创效,多次获得淮北矿业及以上荣誉。他就是安...

相关机构:
相关媒体:
?